夜读《搜神记》之五:不要脸的阎罗王——蒋子文!

福建新闻 2019-09-11184未知admin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

  闲暇时候读《搜神记》,偶尔写写读后感,纯粹属于自娱自乐。恰巧今天读到第五卷的《蒋子文成神》,咱们就来聊聊这位:阴间十殿阎罗的第一殿秦广王——蒋子文,具体他是怎么成为十殿阎罗之一的,成为阎罗王之后又做了些什么,暂且不表,单说《搜神记》记载他是怎么从人成为土地神的经过,可谓是神仙界最不要脸的存在!

  蒋子文,姓蒋名歆,字子文,三国时广陵(今扬州)人。据说为宜兴蒋氏始迁祖之一东汉云阳侯蒋默的重孙,汉末为秣陵尉,曾追逐强盗至钟山(今南京紫金山)脚下,被强盗所杀后葬于此地。传说今南京市钟王庙街、白马公园等就是根据他的典故而来。

  言归正传。《搜神记》开篇言明“蒋子文者,广陵人也。嗜酒,好色,挑挞无度。常自谓:‘己骨清,死当为神’。”

  从这26个字不难看出,蒋子文本人酗酒好色、轻薄无礼,完完全全是一个无所事事、不学无术、眠花宿柳的花花公子形象。重点是他的自我评价:“我自己骨骼清奇,死后当为神仙。”这得多么不要脸的人才能够说出来的话啊!

  在汉代举荐为官的时代,因其家世显赫,还是被委派为秣陵尉,相当于现在的南京市江宁区公安局长,当然,那个时候是没有市级单位的。

  人如果没有梦想,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花花公子蒋子文成为公安局长蒋子文后,终于迈出了成神的最重要一步,那就是作死成功。

  到了三国孙权建立吴国的时候,蒋子文的原同事在路上碰到了他,只见他白马白衣,并手持白羽扇,带着侍从和活着的时候一样骚包。差役也怕鬼,都惊慌逃窜,蒋子文就追上他们说:我呢,要做这里的土地神,保佑这里的老百姓,你们可以向老百姓宣告,给我建立祠庙,不然将会有大灾难。

  根据古人关于鬼怪的记载和朴实的因果学说,鬼和神仙、妖怪等一样都有大能耐的存在,可以保佑乡邻,也可以危害人间;而鬼神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老百姓祭祀。可见,此时的蒋子文仍然还是一只不要脸的鬼怪,为了让老百姓祭祀成神,居然使用威胁的手段。

  当然,蒋子文威胁之初,是没有人相信的。于是,当年夏天就发生了大瘟疫,老百姓害怕了,私下里就有了开始悄悄的供奉的人。

  威胁成功的蒋子文再次传梦巫祝说:“我要大大地保佑孙氏政权,应该赶快替我立神祠。不然的话,我要让小虫飞到任的耳朵里,得病的人必死无疑。”过不久,果然有一种像尘虻一样的小虫飞进人的耳中,名医高人都束手无策,患者坐以待毙。老百姓更加恐慌,人人自危。

  这时,孙权还不相信。蒋子文再次通过巫祝传语:”再不祭祀我,我就马上弄出一些火灾来。“这一年,建康城火灾频繁,有时一天就有数十起,有的甚至殃及王宫。

  文武百官都认为假如鬼神有所归宿,就不会做厉为害,所以应该赶快安抚慰勉。于是,孙权派遣专使,封蒋子文为中都侯,封他的二弟蒋子绪为长水校尉,赐予印绶,并在钟山为蒋子文建了一座祠庙,后人称为蒋庙。从这一天起,都城灾厉止息,平安无事,老百姓越发笃信蒋侯的神灵。

  至此,蒋子文终于完成了从人到鬼、从鬼成神的华丽变身。在整个过程中不难看出,蒋子文作风,依旧脱离不了纨绔的无赖子表现,就是赤裸裸的威胁,你不听我的,我就给你制造麻烦。尽管本文最后老百姓认可了他的神灵,估计孙权和大臣依然把他当作是一个危害人间的厉鬼罢了。

  一句“议者以为鬼有所归,乃不为厉,宜有以抚之”足可以表明当权者对于这种不要脸的神仙的态度。

  民间传说,西晋灭吴以后,蒋子文已成为一个当时的统治阶级认同的极有权威的神祗,据说是多次在晋军作战时候显灵帮忙。

  生受吴地百姓祭祀,却为灭吴晋国服务,可见蒋子文除了不要脸之外,为达到目的更是不择手段、豪无节操可言!

  估计,他也就是这样子,靠着见风使舵的不要脸无下限无节操的做法,一步步的被后来的统治者们封到了阴间,成为十殿阎罗的第一殿秦广王的吧!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咯擦亮本地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